新闻资讯

行业技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技术 >

温州珠宝镶嵌培训学校?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1-29 18:16
于晓晓看她一副认真的样子,半信半疑。
  李苒美术功底不错,但这么多年一直不务正业,白瞎了她的天赋。
  她在工作室呆了一个下午,完成了一张图的初稿,拿给于晓晓看的时候,于晓晓直叹气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是……那个学院第一的李苒呀!”
  接过画仔细看温州珠宝镶嵌培训学校?了看,一脸羡慕:“你也没怎么动过笔,怎么这一下笔就是别人不一样。”
  “也太有风格了!”
  李苒:“谁说我没动过笔?”
  于晓晓说:“从温州珠宝镶嵌培训学校?毕业到现在,你什么时候画过一张画?”
  李苒画过,于晓晓不知道。
  她画的都是一个人,毕业后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贺南方的身上,包括她才华。
  她把所有的才华,都用来画贺南方了。不想解释这些,她专心画图。
  中午,于晓晓说她那边有几个急单,于是李苒在工作室点了外卖,吃完饭后又继续工作。
  一直画到下午,于晓晓进来时,她也没注意,扶了扶眼镜继续画画。
  “你们家大内总管来接你了。”
  李苒抬头,她思绪刚从画中出来,似乎有些愣神,显得眼眸纯净,模样呆萌。
  大内总管是贺家的管家,姓孟,单名一个忠字。
  他虽然是贺家的下人,但地位不低。从贺老爷子那一代开始就伺候着,现在管着贺南方这边,算是贺家的“三朝元老”。
  “他来干什么?”温州珠宝镶嵌培训学校?
  于晓晓欠了欠身珠宝镶嵌培训,金银器加工培训,金银加工培训,首饰加工培训学校,开打金店技术培训,一副欠揍的语气:“接太子妃娘娘您回宫~”
  李苒笑着拿笔扔她:“找打。”
  于晓晓这下是真的有点相信李苒要放手,坏坏的问:“大内总管在外面候着呢,怎么处置?”
  李苒头也不抬地继续画画:“爱等就等着呗。”
  于晓晓特别欠,她之前就听说这个孟忠阳奉阴违,对李苒不好。他这种老人,在贺家有点小权力小地位,真把自己当贺家人了。
  雄赳赳道:“我去把大厅冷气打开!”
  今天外面十多度,不算特别冷。
  于晓晓让人把冷气打开,不得不说这个决定很优秀!
  李苒笑着摇摇头:“随便你。”
  这一等,三个多小时过去。
  她把一幅画上了色,已经干的差不多,抬手看时间,准备出去倒杯热水。
  茶水间跟她的办公室隔着一个大厅,她路过大厅时,被人叫住。